传承与证量

时间:2017.01.09     字体:     分享到:

2016-05-30如性法师善慧妙吉祥

在前幾天有一個機會,私底下跟仁波切(注:日宗仁波切)討論了有關「傳承」的問題。我(注:指如性法师)不知道各位如何看待「傳承」這兩個字,也不知道各位覺得這兩個字到底重要與否。在過去我也覺得「傳承」不是很重要,為什麼不是很重要?因為我憑藉著自己的能力,我也能夠了解佛法;或者是我透由不斷的閱讀相關的書籍,我也能夠了解佛法;或者是我聽某個上師他講法的錄音帶,我也能夠了解佛法。在我的概念裡,我覺得只要了解了佛法,腳踏實地的去修行,你有一天都能夠有所成就,所以我覺得有沒有傳承,似乎不是很重要。

但有一個機會,我跟仁波切討論了這個問題,我請問他:「您真的覺得傳承很重要嗎?」他說:「當然!」我說:「沒有傳承會怎麼樣?」他說:「沒有傳承你就生不起證量。」當然這樣的答案是不會讓我感到滿意的,我就反問他說:「沒有傳承還是能夠了解佛法對不對?」他說:「對!沒有傳承是可以了解佛法,但僅止於此。」我說:「既然可以了解佛法,比方說我們講無常,如果我了解無常的道理,如果我知道無常的三種根本、九種原因的話,我每天腳踏實地的去練習,反反覆覆的去思維,我的內心中一定也能夠對這個法類生起定解。」這是我提出來的論點。他說:「這應該是可以的。」我說:「既然可以的話,用相同的模式,我不斷的去實修、串習,有一天我的內心還是可以生起證量。」他想了一會兒,他說:「非常困難。」但由於他平常很少用「不可能」這種字眼,所以當他說「非常困難」的時候,幾乎可以跟「不可能」劃上等號。所以當他說:「僅止於此」的時候,我覺得一定有它的原因在。所以他回答說:「我們光藉由自己的能力,去閱讀相關的書籍,或者是聽某些上師的錄音帶,或者是自己研閱相關的經典,這雖然能夠了解佛法,但是他到最後是沒有辦法生起證量的。」他很強調的是這一點:「沒有辦法生起證量」。

這時我就問他:「現今我們三大寺有很多的學生,在學五大論的時候,也都是拿過去很有名的老師們的錄音帶來聽,聽完之後,自己讀經,然後晚上去辯論,有的人功課也相當的好,然後最後也可以考上格西。他說:這個他都承許,他認為這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他認為現今三大寺用錄音帶來教學,是一種亂相。他說:「不知道什麼,我們三大寺的教學,從一開始的上師教弟子,學長教學弟,變成現今的用錄音帶在上課」。他說這是一種亂相,到最後縱使你學了一輪五大論,當你準備要修行的時候,你是不會有任何的證量生起。

後來我沒有再繼續的追問他,因為我覺得他的答案已經講得很明白了。為什麼明白?我回想我自己的現狀,如果今天有某一種的法類,是透由我自己的力量,透由我自己的能力去了解,然後想辦法學習,讓內心中生起一種很粗淺的定解時,當我想到了這一點,而我沒有想到我的師長、我的上師,這時候我的內心會有什麼樣的作意?我的內心會覺得:「我自己很行,我是不需要依靠別人就能夠了解佛法的」。這時我們的上師在哪裡?我們的依師軌理在哪裡?都沒有。既然沒有的話,道之根本不存在的同時,想要在這之上生起一定的教證二量,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相反的,如果你發現你現今所了解的佛法,不管是《廣論》、《略論》或者是《入行論》,當你思維到其中的法義,你能夠想到這一切都是某個時間點,某位上師,在什麼樣的情況,什麼樣的地點傳給你的,你內心當中憶念起上師的恩,對上師生起多了一分信心,那時候整個情況就不一樣了。不僅能夠憶念上師的恩,也能夠去除我們心中的我慢──覺得我自己很了不起。所以如果能夠思維上師的恩,更進一步的,我們努力的去實踐佛法的心要,這時法才能轉動我們的內心。

所以當我們兩個討論完這個話題之後,我就馬上跟仁波切啟白,我說:「現今我們這個團體,雖然有一票的人都在學《菩提道次第廣論》,或者是簡稱《道次》。但是在這當中,有多少的人是獲得了道次第的傳承,並不多!我相信在座有很多的法師,都沒有獲得相關的傳承。應該是這樣沒有錯吧!既然聽錄音帶沒有辦法獲得傳承的話,相同的道理,聽常師父的錄音帶應該也是如此。師父是我最敬重的上師之一,我講這句話並沒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只是事實就是事實。有沒有傳承,不能光透由信心來代表一切,不能說你對常師父很有信心,所以你聽師父的錄音帶,就能夠獲得師父的傳承。有信心不能夠代表一切,有些事情是必須要按照規矩來做的。

返回顶部

  • 上一条: [无]
  • 下一条: 我执与爱我执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