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间烦恼变莲花

时间:2018.05.29     字体:     分享到:

胡春晓

       我希望自己忆念上师的文章,可以在某个晒着太阳的下午,惬意、平静地顺着思绪从笔端倾泻到白纸上。可惜的是,语言这种苍白的工具,无法表达出情感的万分之一。我知道很多师兄依止上师的感受比我更深刻,他们对上师的信心比我更大。而我所能感受到的,所能表达的,只是慈悲的大恩上师,在普度众生的道路上,我有缘感受到的一点点。

       去年清明节期间,我的一个同事因心脏病去世了,死相并不安详。我的另一个同事,她现在是我的金刚道友,提议我们给他念《地藏经》。在念经之后,我们感慨生命无常。然后她给我讲述了她在尼泊尔供灯的故事。我去过尼泊尔,因为那片土地是被佛护佑的土地,所以踏上那片土地便能感觉到快乐。仅仅因为这样的个人感受和经历,我对她在那里殊胜的供灯活动充满了羡慕之情。听闻活动现场菩提树下天降舍利,看到上师双手合十安静发愿的照片,心生向往。

12710765-d717-41e7-a457-42a13d9d1712.jpg

33f87c92-cd6a-48be-b1db-481ce4ceade4.jpg

       一个星期之后,医院确诊父亲患了淋巴癌,可能只有三到五年的时间了。母亲做出不惜一切代价为他治病的决定。也许是因为父亲的病,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感情、工作的不顺利,也许是觉得自己跟莲师有缘分,在某一个莲师荟供日,我决定皈依三宝。神奇的是,在我皈依的念头生起的第二天,医院说我父亲的病情可能是误诊,而在我的皈依仪式做完的那一天,所有医院检查的结果都变成了误诊。我是一个理智的人,我皈依是因为佛陀有解决我问题的智慧,是为了让自己的心更安定。而后发生的奇迹般的“误诊”事件,让我重新回过头去正视“功德”、“庇护”这样的字眼。

       皈依仪式举行的那一天,我第一次虔诚地跪在佛前,一句一句地跟一位仁波切念藏文皈依偈。我念不对的时候,仁波切会停下重新带我念。我整句念不下去,他就把句子分成一个词一个词地带着我念。我双手合十,全神贯注,去感受自己内心微妙的变化。那一天,我的心是空的、干净的,每一句看似平常的话带给我的感受和对我以后的改变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给我做皈依的这位仁波切正是上师的金刚道友,他的颈间挂着阿秋法王像的吊坠。

      在皈依后的五个月里,我参加了金刚萨埵心咒共修,念了4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我感受到了佛的慈悲,因为当我真的发心想忏悔的时候,就有了忏悔的机会,这是多么地慈悲啊!在这期间,我也渐渐地改变了自己的行为,会为了惜福而不剩饭;也改变了自己处事的态度,并用一种新的态度看待自己的人生。也就是在这期间,我第一次见到了上师。

9c2479cd-0db6-47fa-be2f-45d3964494a6.jpg

      上师到北京来举办音乐禅修,我混在对上师具有无比信心的师兄们中间,既充满期待又有些不知所措,既欢喜又好奇。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别的师兄那样,看见上师就能哭到控制不住,或者有着各种神奇的感应,或者有奇特的事情发生。

      当我好奇地拿着哈达站在迎接上师的队伍中时,我摊开手中的哈达,想象自己是朵莲花,在上师走过时绽放。当我的眼神与上师的眼神相遇的瞬间,上师笑着对我说“HELLO”。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流流淌到我的心间,瞬间觉得幸福安定。原来上师这么时尚、这么国际化!原来我见到上师时不想哭,很开心。

       我第二次去见上师时,赶上了上师传五加行的传承。我感受到了上师的慈悲,我对上师的信心油然而生。后来我听说上师要在道场灌顶,便早早地出发去道场等候,满心欢喜地准备找个前排的位置坐好。然而,我却在下楼时重重摔倒,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谁也不认识,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几秒钟之后,我看见我的朋友在哭,我的身上有血。这时我才明白自己可能是摔晕了,有些脑震荡,身上可能没有骨折,但很多地方很疼。我伤心地想,来这么早赶不上灌顶太可惜了,再见上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当我从地上爬起来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准备参加的那个灌顶,可能自己前世也参加过;可能前世自己是修过法的人,现在却依然流浪生死轮回;可能我每一世睁开眼时都是这样,谁也不认识,什么都不知道;也许我前一秒钟还满心欢喜地执着一个靠前的座位,而后一秒钟就到了后世。既然如此,我所执着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执着的东西、执着的人、哪怕执着的修法,再睁开眼睛,什么都不会记得。听说我只晕过去不到一分钟,却恍若隔世。此时,“出离心”像一颗种子在心里慢慢发芽。如果以前我修过比这更殊胜的法,却因为没有出离心而陷在轮回里,自得其乐,那修法还有什么意义呢?

      当我匆匆地从医院逃回来见上师的时候,身体已经不痛了,但心里充满委屈。上师笑盈盈地看着我,说:“摔得好啊!谁有你这样的福报啊!把违缘都摔没了。”上师拍着我的头,说:“这就灌顶了。”我心里感到很幸福!在我不明白修法的目的之前,这样的加持让我坚定了自己修法的信心。通过这件事情,我也明白了,有些事就算缘分再好,善缘再多,但是,现实是很残酷的,自己只能勇敢地面对。

      上师离开了北京,在国内外弘法。我在这之后的这半年中努力参加共修,稳定自己的信心,让出离心、慈悲心慢慢地成长起来。

      我再次见到上师是在成都。在成都的三天时间里,我每天都见到上师在给新弟子做皈依。在一遍遍跟着上师念皈依偈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上师的慈悲与辛苦。上师不辞辛劳地为众生的利益而奔波。我一遍又一遍地调整自己的发心,调整自己的不安与执着。我应该如何报答给我引导、加持和护佑的上师呢?此刻,我明白了只有努力修持,即生解脱成佛,才能利益众生,才能报答上师的深恩。

      感恩上师!感恩与上师这样地相遇!我的人生从此改变。                                   


返回顶部

  • 上一条: [无]
  • 下一条: 孩子,醒来,回家!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