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一拜

时间:2018.05.03     字体:     分享到:

希阿卓玛

0.jpg

时光如白驹过隙,皈依上师已有十年。回忆往昔,什么最难忘?大致是我初见上师,尤其是初见上师时那离别的一拜。这其中的缘起缘落,给予了我深深的体悟。

2006年,是我生命中特别的一年,这年我在北京皈依佛门,人生拥有了不同的方向。那时我在美国的一家教育基金会工作,负责人Lisa师姐是一位虔诚的佛弟子。一天她开心地告诉我,一位藏地的僧人要来北京学习汉语,暂无住处,于是我们便邀请僧人和侍者到我们这里居住。那时我们的办公室是商住两用楼,有专门的卧室。

藏地的僧人来了,极为温和内敛,待他和侍者安顿好后,我们去他房间一看,床头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神采奕奕、笑容满面的上师,他告诉我们,这是他的弟弟——慈成加参仁波切。他郑重地给我们结缘了慈师的法照、传记和一些甘露丸。我仔细读了传记,里面有一句慈师说的话:我自己希望终生在山洞里闭关,但是因为上师喇嘛仁波切的要求,出来弘法利生。当我读到这话时,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

不久后的某一天,快下班时,Lisa师姐告诉我,今天可以去拜见慈成加参仁波切,在雍和宫附近的一家素餐馆,于是我俩便带上哈达和鲜花出发了。到了素餐馆,我的心砰砰直跳,推开包厢的门,终于亲眼看到了上师,他端坐在正中央,似乎有点严肃,不苟言笑。向上师顶礼后,上师让我们坐下用餐,但我没有心思吃,心一直砰砰跳。这时,突然听见上师说:要大家表演节目。啊?第一次听说拜见仁波切要表演节目,真有点不知所措。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是藏地特有的法供养的传统,也是给大家一个培福的机会。大家就围着圆桌一个个开始了表演,有唱歌的,有诵咒的,眼看就要到我们了,Lisa师姐灵光一现,说:“我俩表演手语歌!”那时我们在慈济做义工,学会了慈济的手语歌。于是我们站起身,向上师鞠躬,就一边唱歌,一边比手语,表演的是:慈济歌曲《一家人》。表演结束后,上师微微一笑,轻轻鼓掌。

接下来,Lisa师姐和我便开始琢磨,如何请上师来基金会做客,并祈请上师为基金会有缘的朋友们讲法开示。在Lisa师姐的努力下,这事很快有了眉目。一天下午,她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们,要准备迎接上师,我们听说,都高兴不已,马上动手准备供养上师的晚餐,做了满满一桌丰盛的素食。

上师来了,他微笑着走进大门,我们一起向上师顶礼,请他在榻榻米上就坐,奉上茶水和水果。上师先把水果递给我们吃,然后微笑着对我们说:“你们上次表演的节目,很好!”一边说,一边手上还比划了两下。我愣了一下,马上笑着向上师介绍这是慈济的手语歌,但心里还是纳闷上师为什么喜欢这个与手语相关的节目。后来学佛久了,我才渐渐明白,手语优美柔和、内涵丰富,好比佛教修行中的结手印,而手语歌,也会让人变得比较调柔。接着,我们请上师一行用餐,上师坐在餐桌前,带领几位僧人唱诵供养文,没有法器,他就拿着筷子敲着盘子,神情自若。上师尝了一些素菜,吃了几块素比萨,便起身到里间略作休息。

接着,上师给大家开示。记得那天晚上大约来了四十多人,有上师的弟子,也有基金会的朋友。上师先给大家授了皈依和五戒,授五戒的时候,作了详细的解释,让大家考虑好是否受戒。然后,上师深入浅出地讲解起在家人该如何学佛,怎样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佛教徒。我跪在上师法座前,给上师添茶水,心里一直想:“多好的上师呀!讲得真好!”特别是当上师说:“如果我们的心不去抓外面的东西,外面的东西是不会来抓我们的。”虽然当时我还不理解其中蕴含的甚深法义,但内心感到特别的震撼,这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间。上师似乎知道我的心思,慈祥地看着我。时间过得很快,上师结束了当天的传法,让大家回去。这时,我心中觉得特别欢喜,特别感谢上师,就一下子站起身来,对着上师做了一个深深的顶礼。然而,我马上听到Lisa师姐在身后大声叫我的名字,叫我不要拜,我愣在那里,听见她好像说“传法结束后不要磕头”。我有点手足无措,望了望上师,他什么也没说,从法座上站起来,整理好袈裟,准备走了。这时上师还不忘详细地询问我们会不会念一些心咒,如莲师心咒,确定我们都会念,他才放心地离开。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知道为什么不能对上师做离别的一拜,肯定打死我也不会拜了。学佛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在离别的时候,弟子是不能顶礼师父的,因为这是不再相见的缘起。当时把上师送走后,还以为很快就会再次见到上师,然而自此以后,整整九年间,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上师。这期间也梦到过上师好多次,有时梦见他传法,有时梦见他给我讲些什么,然而彼时因生活的纷纷扰扰,这些梦我也没太在意,任之消散了。我在世俗功名的迷雾中穿梭,跌跌撞撞地行走,迷惘地在这个世界上找寻自己存在的价值。

9f7bd392-f0c7-4399-9b70-bc7d2b8a2439.jpg

日子就这样昏昏暗暗地过,直到2013年的一天,基金会的同事Kathy给我打电话,她开心地说:“我皈依上师了!” “是吗?”我也很为她高兴。她又说:“这位上师我们一起见过的!你猜是谁?”“是谁?”“是慈成加参仁波切!”啊!我不禁一怔,仿佛穿梭在时光隧道中一般,瞬间唤醒了许多尘封的记忆,当年我们拜见上师、上师传法的欢乐场景,又重现于眼前,当时Kathy年龄最小,而今,当年的小妹妹已经以坚固的信心依止了上师。

那时,我的修行和人生到了瓶颈阶段,修行多年却没有什么实质的进步。究其根本,因为我一直还是在外面寻找,学佛那么些年,其实还是仅仅在寻求世间福报。对轮回没有清醒的认识,缺乏真正的出离心。对修行的究竟意义,认识心的本性,也不明了。Kathy时常给我打电话、发微信,不断把上师的各种开示、讯息发给我。我开始了解上师的法脉,明白了龙萨传承的独特之处。长期以来,我一直分别心很强,这让我始终处于内心焦虑和向外攀求的状态。我渐渐醒悟到,那样是没有出路的,为什么不简简单单地放下,用这颗心去修行呢?我决定开始实修,也萌生了再去拜见上师的想法。此后,我逐步加入了上师的共修小组,并报名参加第一届即生成就缘起法会。

2015年8月,我踏上了青海之行。大巴行驶到达卡乡附近时,一位师兄突然看到上师在路边,她大声喊:“上师!”师兄们都兴奋起来,纷纷向车窗外挥手。车停了,大家蜂拥而下,向上师跑去。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暌违九年的上师,他站在路边的草地上,向大家微笑着,他看起来似乎比九年前消瘦了许多,又似乎一点都没有变。他伸出手来,跟大家握手,我在上师身边却无法伸出手去,难以言喻的陌生与悲伤阻挡在我面前,如同透明的玻璃将我与上师隔开。不知是因为九年不曾相见,让我感觉陌生,还是因为这些年在世俗欲望的世界中打滚,让我心中沉积了一层厚厚的悲伤。大家都兴奋不已,围着上师,握手、拍照、嘘寒问暖,我却在一旁踟蹰不前,惘然若失。很快,大家又返回车上,大巴继续向闭关中心驶去。我回忆起上师的哥哥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们邀请上师吃饭的情景,是那样的其乐融融,如同一家人一般,而今,我却像一个背着父母偷跑出去的孩子,在花花世界中沉沦了多年,一无所有地回家时,只余下伤痕累累。

这时,行进中的车队戛然而止,一位汉族师父跑到我们车上,问:“谁有吃的吗?上师还没吃东西。” 我想起出发前从家里拿了一袋梨,就说:“我这儿有!”拿着梨跑下车。我看见上师坐在绿草茵茵、鲜花盛开的草原上。我走过去,轻轻跪在上师身边,把梨皮削得干干净净,将雪白的梨献给上师,说:“上师,您吃一个梨吧!”上师什么也没说,接过梨吃起来,我望着上师,那一瞬间似乎又回到当年恭敬而欢喜地供养上师的时光,上师吃了几口梨,又吃了一些其他师兄供养的食物,就站起身,说:“走吧!”我们把上师留下的梨拿回车上,大家分着吃了,师兄说这是上师赐的悉地,都很欢喜。我突然领悟到:“梨”不就是“离”吗?上师似乎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帮我消除了这长久别离带来的深深业障,同时将我内心之中的忧虑生生剥离,让我放下心中沉重的悲伤,满满的轻松和幸福回归心间。窗外,闭关中心越来越近了……

在青海的每一天,都是那样的殊胜,上师给予我们许多珍贵的修法、窍诀和灌顶,我就像一个久旱逢甘霖的生命,尽情享用这盛宴一般的法雨。上师又赐予了我法名,给了我人生一个新的开始。尽管经历了长久的离别,却赶上即生成就法会这殊胜的缘起,我仍是幸运的。我知道,这次见到上师,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他了。我很清楚,当年我无知对上师离别时的一拜,即使是师徒离别的缘起,也不过只是外在的显现。而真正的原因却是:宿业深重、年轻浮躁的我,觉得外面的世界精彩,去追逐六尘,满足五欲。终有一天,当我发现这一切都是痛苦,都不过是一场梦的时候,才回到上师身边。上师给的“梨”,也可以说是出离心的“离”,只有当我真正生起了出离心的时候,才会跟上师永不分离。我最初被上师感动,是因为上师说他的愿望是终生在山洞里闭关,现在我知道一位真正的修行人,他的内心最深处永远住着一位终生闭关者,不管外境如何显现,都会有最坚固的出离心,和自己的上师,和自心的本性,永不分离。

返回顶部

  • 上一条: 孩子,醒来,回家!
  • 下一条: 上师的目光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