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毗尼日记--尚飞 2015.2.21

时间:2015.02.24     字体:     分享到:

以不一样的人回家
(2月21日)

  昨天是开始正式供灯的第一天。晚上7点,在中华寺召开全体供灯人员总结会。会议由组委会总指挥旺修法师主持。会议就供灯第一天存在的问题做了分析,并提出了改进的方法。安保负责人天龙法师再次强调了安保问题。其中最新情况是,当地警方通报,已有一些不法份子盯上了供灯人员,伺机进行扒窃或者抢劫。

  开会之前,我自愿发心,从斋堂出发去加拿大寺搬坐垫。可能搬得太多了,出寺门不久坐垫就从双手合抱中崩开,不得不放到地下整理。后面来了两个女义工,其中一个主动要求替我分担一个,紧接着要两个。这让我汗颜,但我实在抱不下这么多垫子,只得分给她两个。这是工作之后第一次让女士帮忙。从加拿大寺到中华寺法堂二楼,路真不近,好多人都气喘吁吁。我则汗流浃背,一路后悔不该拿得太多,以至于这么狼狈。苦吾苦以及人之苦。我在法堂放下放下垫子之后,顾不得喘息,赶紧返身去迎接帮我忙的女士,她们也坚持得很艰难。我曾要求帮我的女士再将两个垫子还给我,苦于我俩都抽不出手。于是我加快脚步,准备回去接她一把。黑暗之中,我接下了两个女士中的一个的垫子,我放下时,后面的也到了。不知道接得对不。这让我有些不安。因此,我再次迎着来路返回,去接其他人,如是之者三,心下稍安。最难消受美人恩,让我难堪的可能就是这种观念。

  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来到蓝园之后第一次发心做份外之事,因为我一直以专业人士自居,认为做好本职最重要,我应该一直以记者的眼光观察,而不是把自己混同普通一兵。通过这样一件小事,我意识到某些改变正在我身上发生,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这种改变是进步还是妥协。

  巧合的是,“上师”来了,给他的弟子们开示,主题就是改变自己。“上师”言语诙谐,神态亲切。全场600名弟子听得兴高采烈,如醉如痴。以下文字,完全根据记忆整理,不经核实和求证。

   我们不是为享受而来,要能吃苦

  “上师”一进门,就满脸笑容,亲切地向全场弟子们挥手致意,问大家身体好不好,当全场回答“好”时,“上师”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这时全场弟子早已全体起立,双掌合什,躬身行礼。走上讲台之后,全场盘坐在坐垫之上。他拿起话筒,向全场问好,并说,身体没病的请举手。

  全场举手,“上师”又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连夸吉祥。他说,他一天到晚都在担心大家,有没有吃好,有没有睡好,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出什么事。当得到组委会一切都好的回答时,他悬着的心才放下。

  接着他话锋一转,谈起尼泊尔条件的艰苦。他吃不惯这里的食物,只习惯吃糌粑,但是没办法。他想洗澡,但是尽是凉水。好不容易有热水了,洗着洗着突然停电了。他陷入了黑暗之中,还站在水里,多惨,多可怕。死亡也是很黑,很可怕,所以大家要修行。

  我们来尼泊尔,是来供灯的,来修行的,不是来度假的,不是贪图享受的。大家要记住自己的发心,条件越艰苦,越要坚持。

  我在汉地的时候,很多居士都跟我说,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和上师一起修行,愿望很迫切。这次终于有机会了,应该分外珍惜。能够来这里,是无始以来积累的福报资粮。很多人想来,却没有机会,如果不加控制,至少会有一万人来供灯。在场的有近600人,你们能来,非常不容易。可是有些人忘了发心,嫌苦嫌累,忘记修行。

  有人向我提议,让尼泊尔人随喜供灯,意思是出点钱请当地人帮忙点灯。这样的话,1000万盏灯,十天半月就供完了。但是我还是坚持弟子们供灯,这不是分别心,而是机会太难得,这是2500多年来的第一次,非常殊胜。在场的所有人,这一辈子也许就这一次机会。如果大家不能坚持,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人也要完成当初的发心。

  换句话说,如果这次能够坚持下来,那么今后什么样的苦都不在话下了。再好的条件我们也不贪恋,再苦的条件也能从容面对。我们将完成一次自我超越。

  遇事要从自心找原因

  大家来到遥远的异国他乡,条件又很艰苦,工作也很累,难免有不适应,不如意。大家相聚在一起,人这么多,肯定会有些磕磕碰碰,要相互理解,相互忍让,相互宽容。不要起争执,一争执就会破坏圆满。

  比如负责的师父管你,指出你的缺点和错误,你不要认为师父是在限制你,在与你过不去,他是在帮你修行,帮你成就。你要想到,师父就是上师在你面前的化现,上师就在你身边,为你加持。

  我们都是修行人,不要有贪嗔痴慢疑,要有清净心。遇事要观照自己的心,看自己是不是生起了嗔念、妄念。可是我们很多时候总是从对境找原因,认为别人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处处跟自己过不去,恰恰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观照自己的心。只要观照自己的心,观察自己的嗔念妄念,你就会发现,所有的负面念头都会消散,消失在佛法的光辉之中。

  快乐要从自己的内心寻找。有些人不快乐,以为是没有钱,没有房,没有车子。但是,现在车子、房子、票子都有了,他还是不快乐,为什么?快乐不是来自外在,而是来自己的内心。你心存快乐,外部世界就会显现快乐;你心存怨怼,外部世界就会以怨怼来回应你。

  要以不一样的人回家

  我们参加这次供灯盛会,祈求世界和平,祈求自己事业顺利,亲人幸福美满,非常难得,非常殊胜。既然我们来到了佛祖的菩提树下,就一定要努力修行,要以不一样的人回家。

  当初我从佛学院到亚青寺去修行,翻越一座高山,我就站在山顶发愿,要以不一样的人回去。

  但是修行很不容易。当初我在法王座下修行了好久,自认为修行很不错了。有一次法王让我回老家,当我回到小时候生活的环境,见到父母,见到一起放过牛放过羊的小伙伴,心情非常激动。当时我突然觉得,修行了这么多年,还似乎没有修行过一般。

  有一次,有一个人问佛陀,至尊有那么大的神通,为什么世间还有多么多人生深受苦难。佛陀回答说,佛度有缘,人生的因果不虚,得自己了因果。所以人生的苦难,他也没有办法。

  我虽没有佛陀的神通,但我离你们很近,不像佛陀那么远。我是你们的上师,上师和弟子之间心是相通的。所以我可以帮助你们,希望你们努力修行,以更加精进的状态回家,以不虚度时光,不辜负这样一次难得的缘起。

  听说今天有一个女弟子头发被灯点燃了,这是好“燃起”啊。可惜我的头发太短,要不我也要让灯燃起,烧光了更好啊。

  全场哄笑。

  梦中的船,彼岸的庙

  “上师”说,昨夜他做了一个吉祥的梦,一天来心情大好,今晚来到这里,主要是想和弟子们分享这个梦。

  梦中他坐在大海中的一条船上,船很大,两边像鸟的翅膀,比这间法堂大得多。船上有几千人,在座的人都在。他坐在驾驶舱,可是开船的船长却不在。突然,远方有巨浪汹涌奔来,船有被巨浪吞没的危险。他非常着急,可是还是不见船长,急切之中他自己坐到驾驶座上,拧动钥匙发动了船。他会开车,却没有开过船。他似乎用开车的办法开船,手动挂档。他开的自动档的车,奇怪梦中却开手动档,他急挂一档,开始以为一档最快,后来发现船很慢,却不敢换档。左边的人似乎很多,船向左倾;右边的人似乎很多,船向右倾,他提心吊胆,真担心船会翻。幸运的是,船还是慢慢靠岸了。岸上有一条像桥的路通向山上一座庙。有很多白衣服的人站在桥上迎接,似乎有黑人,有白人,这种景象他从来没见过。他一激动,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他一直在想,梦中的岸是不是就是彼岸?梦中的庙是不是就是极乐世界呢?

  果真如此,那就太好了!总之,这是一个吉祥的梦。希望弟子们早脱轮回,得证佛果!扎西得勒!

  全场掌声。

  扎西得勒!

  “上师”整场开示的都是站着的,就是为了能让他所有的弟子都能看得更清楚一些,为了能让每一个弟子更能近距离亲近“上师”。他走下讲台,沿着过道绕行,与弟子们寒喧握手作别。他甚至将手伸向站在角落地方的弟子,人群迅速向两边分开,形成一个过道,“上师”不想落下任何一个顾盼他的弟子。最后,“上师”走到法堂门口转身停下,高声问众弟子,这是不是你们的最后一次轮回?

  群情振奋,高声回答,是!

  扎西得勒!再道扎西得勒,在众弟子的注目中挥手出门。

  笔者寻思,抛开宗教色彩不谈,这种上下同心、互爱互动的会议和分享,这样没有分别心的和谐,要是出现在世俗社会,该是多么好啊!

返回顶部

  • 上一条: 古风行:《寻梦蓝毗尼》
  • 下一条: 蓝毗尼日记--尚飞 2015.2.20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