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毗尼日记--尚飞 2015.2.20

时间:2015.02.24     字体:     分享到:

令人高兴的一天(代序)
(2月20日,8:07)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可以开始写作,就足以让我心情大好。因为,这是可以坐在电脑前打字的基本条件。

  今天是大年初二,早晨起来晚了,走到中华寺去早餐,看到义工们已经排班出发,可能是去太子大道那边供灯。一看时间,已经是7点11分,而早餐时间是6点到7点。我肩上背着笔记本,原是打算早餐后到韩国寺大院走廊里写作,那里有桌子和长条凳,而且有时有WIFI。可是昨天没有吃晚饭,午餐也只吃了几块饼干,几片橙子,有点饿,怕上午坚持不下来。再说,没有带杯子,不能喝水。昨天下午,我不小心把杯子摔了。

  不如回法王寺(暂称,因为我没记住全称),自己的住处,找加里马师父。

  我动了心思,想把203房间的第三张床听出去。屋里有一张桌子,只有两条腿。而这两条腿被巧妙地钉在墙上,节约了空间,却不能移动了。在房子的正中间,摆着今天已经多余的第三张床,使得桌子不好利用。这张床上原本住着央视导演组的义工,昨天下午踏上了回国的旅途。所以今天,要么搬出这张床,要么给换到二人间,条件成熟了。

  我找来加里马师父,用汉语夹杂着可怜的英语,还有动作进行交流。我告诉他,我的工作是写作,必须有桌子,而这张床占用了桌子利用的空间。能否把这张床挪出去,或者给我和室友换到202,那里只有两张床,找他之前我侦察过了。

  加里马明白了我的意思,在确认我房间只有两个人住时,同意将床搬出去。他告诉我,中国人来这里都要求3张床。现在寺里没有中国人了,所以都是二人间。显然,他的意思是除我们房间的中国人之外。这是一种奇怪的反差,一方面,外国人都认定中国人是大款,另一方面,中国人却在吃住方面很节检,甚至显得小气。可能,中国人的钱都是用来向邻居或者朋友、同事摆阔的,购物,买奢侈品,豪车。而在国外或者旅途,吃方便面等低档食物,住招待所或地下室还要求三人间。

  加里马立即收拾多余的床,并叫来一个小和尚抬床。因为我就在床头,决定表现中国人的勤劳和友好,主动和加里马一起抬床,而不让小和尚动手。之后,加里马叫来了一个更小的和尚打扫房间。他们的扫帚很有意思,就是一把斑毛,简单地束在一起。这时的人干活很好玩,就像玩一样,漫悠悠的,有一搭没一搭的感觉。我从窗外看这孩子怎么干活,却发现他弯下腰,连床底要在清扫。这是小时候扫地父母对我的要求,只有心血来潮时才能做到。我不由对小小和尚生起一丝敬意,在他扫完之后,我找出仅剩的零票追到走廊给了他。那是一元钱人民纸币。小和尚细声细气地用汉语说了声谢谢。我没有回答“不用客气”,因为我实在有点难为情,我看到了,我的包里还有最后一张5元的纸币。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暂时中断写作,跑到楼顶抽了支烟。我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胃部有点抽缩,喉咙有点紧,眼睛有点潮。我刚嘲笑过中国人的小气,现在自己也如此小气了。

  当然,我不能确定,我是因为激动而中断写作,还是给自己一个借口,以便出去抽烟。

  多年来我形成了写作的习惯,桌上放着一杯茶,一盒烟,电脑里放着清静的纯音乐。而今天,音乐没有,茶没有,烟不能抽。没有这些,我的写作水平会下降三段。今天的故事,我就觉得讲述得太哆嗦,不简练。

  我在曝露自己的小气时,心里另一个声音在说,不,这可能不是真相。一元钱给一个小孩子并不少,可以换16元尼币。再说,我在这里还要待1个多月,要供养的人、要布施的人还有很多,而且可能还要负担自己回国的机票,得慢慢来。这就是人的本性,总会找借口为自己辩护。

  房间清理完毕之后,我又找到加里马,问他能不能给我一张椅子,以便可以坐着写作。他正在另一个房间收拾,立即答应了我,将身边的一张有靠背的塑料圈椅交给了我。

  于是,我终于坐在了电脑前,开始我的《蓝毗尼日记》第一篇的写作。

  来尼泊尔之前,我向拉姆师父陈述过,我想写日记的打算。我想在新闻报道之外,每天写一篇日记,记录我在蓝毗尼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每篇2500字左右,如果以40天计,就是10万字,回国后结集出版。拉姆师父同意了我的计划。文稿组的师兄们告诉我,这已经发愿了,要给拉姆师父交待。这么说,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的日记必须完成,因为我已经发了愿心。

  我的策划是这样的:以一个非佛教徒的眼光,记录蓝毗尼供灯期间的见闻与思想。我要完全真实记录,尼泊尔文化、风物、民俗给我的印象,供灯见闻,佛教上师、师父、居士的言行录,对有缘人士的采访记。

  之所以称为日记而不叫报道,是因为我不准备为文字的客观公正全面做任何保证。日记中的一切,都是我个人观察和思考的结果。所有的观点都是个人观点。可以说,这是一个全然真实的心路历程记录。它的意义在于,一个非佛子义工眼中的佛教活动、佛教思想、佛教文化和佛教徒。为了真实记录,我不打算顾忌佛法的约束,不打算担心意业和口业。

  我希望倡导的理念,是以出世的心态从事入世的事业。这个观点并不新鲜,但是我希望社会上更多的人接受这一理念,并以此指导并规范自己的实践。要达到这一目标,需要更多的人从事宣传和推广工作。我决定从我做起,从蓝毗尼做起。

  佛教思想是中国三大传统思想之一。如何将佛家思想精髓与当今主流思想,特别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结合,用于规范公民的道德和行为,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课题。同时我明白,这一课题的挑战性可能出人意料地强烈。

  爱因斯坦说过,佛教是当今世界唯一能够面向未来、面向宇宙的宗教,未来科学也要从中吸收灵感。那么,在文化大国建设的征途上,我们更没有理由拒绝它的启发与滋润。

返回顶部

  • 上一条: 蓝毗尼日记--尚飞 2015.2.21
  • 下一条: 修行路上
  • 相关文章